Sun
缓解养老压力不能仅靠延迟退休,看看日本如何做
2016-01-20

几年前便引起热议的推迟退休年龄问题目前已经步入实施轨道,效果如何还未可知。普遍说法是要与“国际接轨”,因为西方国家都在延迟。这种说法看似十分有理,实际却未必经得起推敲。东南大学社保研究中心兼职副主任、点米科技CEO周康康指出:“在出发点、构成和实施时间上完全不同的两种制度,想要让它在终点上殊途同归谈何容易。不过反观日本实施全民覆盖的‘国民皆年金’制度已逾半个世纪,支取年龄成功从61岁推迟到65岁,这其中的相关做法值得借鉴。”

 

成功案例:日本“三层建筑”全民覆盖养老金

目前日本的年金制度,通常被比喻为“三层建筑”:底层是全民共通的年金制度“国民年金”;中层是面向公司职员、公务员的“厚生年金”和“共济年金”制度;作为“上层建筑”则是公司独自的年金制度“企业年金”和公务员独自的、与职务挂钩的追加制度“岗位加算”。其中,前两层是公共年金,按法律,个人有缴纳义务或由工作单位代缴;最上层则属于私人性质的年金。 

具体来说,在日本国内居住的所有20岁至60岁国民均需按月缴纳“国民年金”。缴纳满25年者在满65岁时可领取“基础年金”。按目前的水平,一个人如果从20岁开始一直缴纳到60岁的话,每年可支取80万日元(约折合人民币44880元)的定额“基础年金”。

作为年金制度的基础结构,“国民年金”人人平等。但缴纳者分三类:自由职业者为“第一参保人”,公司职员(会社员)和公务员等为“第二参保人”,专业主妇为“第三参保人”;前两种保险者须自主缴纳,专业主妇则作为“家属”由配偶代缴。 

中层的“厚生年金”和“共济年金”部分,只是作为公司职员或公务员期间才有缴纳义务。理论上,这部分参保人中,既包括刚缴纳了一个月者,也包括连续缴纳了40年以上者。由于这一层参保人所缴保险金额度与薪酬挂钩,支取额度也受制于缴纳期间的薪酬平均额,该部分年金属于“所得比例”性质的年金。因此,虽然同属公共年金,但底层“国民年金”的支取额相对固定,而中层“厚生年金”和“共济年金”的支取额则根据参保人的实际状况而千差万别。 

年金构造的“上层建筑”加入者有限。如果参保人是公司职员的话,取决于其所服务的公司有无企业年金制度,如有的话,则强制加入;若参保人是公务员的话,则毫无例外会有“岗位加算”。 

 

做法考量:老龄化迅速,一味推迟退休年龄不可取

由于产业结构的变化,老龄社会进展迅速。人口结构的逆转,加上财政状况的持续恶化,日本国民年金的累积额度呈慢性不足。对此最直接的方法确实是推迟退休年龄,作为世界屈指可数的长寿国、人口的高龄化进展迅速的日本,未来将“保险对象”的下限设定在70岁,甚至也不足怪。 

但是,一味推延国民退休年龄和年金支取起始年龄,会带来明显的副作用,如企业对人工成本的过度压缩、减少雇用年轻员工及企业组织的与高龄化相伴生的沉闷、抑郁感。而这些问题势必会对企业的效率、创造力造成负面影响,从而进一步损害已然相当严峻的雇佣环境。“如何在国民年金的存量与国民经济的增量之间取得平衡,维系一种良性循环的制度运作至关重要。”周康康强调。 

日本实施全民覆盖的“国民皆年金”制度半个多世纪以来,虽然支取年龄一直在延迟,但未出现大的社会问题和舆论民愤。国民皆年金与日本更早推行的国民皆保险制度(全民覆盖医保)一样,也是从“低端”起步,逐渐完善成全民覆盖的退休金福利制度。这种“从下至上”,而不是“从上至下”的制度设计,有效地避免了社会贫困。

 

点米建议:去粗取精,推广全民覆盖养老

随着我国老龄化人口的加剧及家庭结构的变化,养老问题日益突出。进入21世纪后,我国养老保险面临严峻的挑战。不断出现的养老统筹层面低、筹资难等问题,已使现有的养老保险制度力不从心。

“目前为了缓解人口老龄化带来的养老危机,中国正在逐步推迟养老保险的领取年龄,同时也有意向提高缴费比例。”周康康指出,“在养老金制度的改善上,一味推延退休年龄不可取,完全照搬国外模式也有弊端。但是参照日本现行的养老金制度,普及全民养老金政策值得借鉴。”

中国幅员辽阔,各地社保养老政策不一,近年来国家陆续发文,也在改善各地社保转移兼容的问题,同时部分区域放开户籍限制,让在异地就业的务工者、灵活就业者也能参与企业职工社保。“点米科技在做的也是这样一件事,就是协助政府有关部门推广社保普及,为离职者、灵活就业者、中小企业、创业团队提供社保代理服务。”

“点米科技旗下设有点米社保研究院,并且打造了全国首个社保资讯网站社保365www.365hr.com,旨在为国民提供一手社保政策资讯,解决公众社保问题。”周康康强调,“准确定位社保改革方向,结合我国国情与经济实力,选择性借鉴国外的成功经验,构建起行之有效又深得人心的养老保险体系指日可待。”


0571-28089413
关闭